刘世锦:新老基建大不同,新基建不应成为短期经济刺激工具

刘世锦:新老基建大不同,新基建不应成为短期经济刺激工具

2020年5月9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2020汽车产业形势与政策高端研讨会”第五期在线上举办,聚焦“新基建与汽车产业发展”(www.manxue.com.cn)。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就“新基建、新技术、新产业”做了相关主题演讲。

他表示,新基建和过去被称为“铁公基”的老基建,在技术属性、投资方式和运行机制上,差别巨大。

“新基建所对应的产品基本上不是公共产品,而是企业经营的产品,比如自动驾驶,实际是一种商品。而老基建大部分属于公共产品,比如一个机场、一条公路,大部分带公益性质。”

刘世锦特别强调,新基建不应该成为政府短期刺激经济的政策工具,做好新基建应该遵循市场规律和产业发展规律,切忌一哄而起,搞运动式增长。他指出,新基建的投资主体应是企业,而非政府,政府的工作重点应该是促进和维护公平竞争,提高监管水平,提高有效信息服务。

以下为eo记者整理编辑的演讲实录:

实体经济融合数字技术将成“主战场”

最近几年,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实体经济和数字技术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打个比方,数字技术相当于通道,数据是原材料,人工智能是加工设备。实体经济和数字技术之间已逐步形成相互对应的关系。实体经济的数字化和数字技术的实体化,是下一步创新的主线之一,也是大势所趋。

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重点还是在消费端,特别是日用消费品。这在疫情期间大家有切身感受,如果没有这些网购平台或者没有目前整套快递物流体系,我们的生活质量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在目前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融合中,把产品卖出去,这个环节发展得比较成熟。消费端的融合还在扩展,比如汽车这类耐用消费品,其扩展的空间很大。

更重要的扩展空间,是产品生产制造过程的数字化。我认为,数字技术,即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原有的实体经济相结合,是下一步数字技术或者数字经济发展的主战场。前一段时间的消费端应用只是一个序幕,而生产端将会是主战场。

这将引发各个行业融合数字技术,实体经济的消费、生产、流通,会因各个领域之间的深度融合而产生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从而出现大量创新、消费的机会。

最近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文件将“新基建”界定为三个方面,包括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新基建能发展到怎样的程度,取决于需求,即应用场景。而分领域看,汽车产业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应用需求多于其他大部分领域。

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是汽车行业发展的三大特点,都与数字技术高度相关。电动化包括了电池技术的发展,而电池技术的发展空间又与数字技术有直接关系,延伸概念还涉及分布式能源;智能化则完全是数字技术的概念,如自动驾驶,与5G应用结合紧密;共享化的基础同样是数字技术。

中国发展数字经济具有市场、技术与产业配套优势

发展数字经济,中国具有三方面的优势。

个优势在于中国的市场。中国人口多、市场容量大,当前人口正处在收入增长阶段,消费结构在升级。汽车产业在中国发展迅猛,尽管这两年遇到一些瓶颈,但总体上看,目前中国已经是全球的汽车市场,未来增量也。

市场容量大可以为新技术的应用提供培育土壤,形成商业规模。以色列以创新而闻名,但是全球的创新企业来自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这与人口结构、目前所处的消费市场规模是直接相关的。在中国,某一种产品如果有1%的人使用,其市场容量就是1400万人,这就能够形成规模经济。

第二个优势在于,中国目前的数字技术发展水平,包括汽车领域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先行者的差距相对较小。在次技术革命中,我们和先行者的差距相当大,只能跟跑,有时候都跟不上,连先行者的背影都看不见。但在数字技术上,有些领域我们是并跑,在一小部分领域上,我们已经开始领跑。

第三点优势在于,我们具备强有力的产业配套。以汽车行业为例,特斯拉实现中国本土生产,大部分零部件要实现国产化。可以看到,国外大的汽车制造商在中国本土进行生产制造,能够拉动国内产业配套体系的建设。配套能力起来了,就具备了生产终端产品的基础。

新基建如何健康发展

我想特别强调的是,新基建和过去被称为“铁公基”的老基建,在技术属性、投资方式和运行机制上,差别巨大。

新基建所对应的产品基本上不是公共产品,而是企业经营的产品,比如自动驾驶,实际是一种商品。而老基建大部分属于公共产品,比如一个机场、一条公路,大部分带公益性质。新基建从它正常的运营来讲,是一种企业行为,追求盈利。也因此,新基建的投资主体是企业,而不是政府。企业投资有预算约束,讲究投资回报。

与回报相对应的,是投资风险。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基础,包括现在汽车行业在用的数字技术,基本上都是成长中的新技术,技术路线乃至市场前景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旦选择失误,大量的投资可能就打水漂了,所以很多数字基建项目采取了风险投资的方式。

相比之下,老基建存在低效的问题,但其特点是确定性强。比如修一条从市区到机场的高速公路,也许修路过程中会存在效率不高等问题,但是修路这个决策不会有什么错。因为从市区到机场就一条路,这个决策本身确定性很强,而数字基建投资不具备这种特点。因此,政府不要直接去投资新基建,交给市场才是明智之举。

新基建更多是新技术的应用。新技术,就一定有不确定性,其技术路线、应用场景、具体的投资方式,都在变动之中。许多新能源汽车投资者会面临这样的难题:投,还是不投?这就是新基建投资的特点,投资的决定是由拿着钱需要承担责任的人来做出的。投资者用他所掌握的信息和经验做出决策,这中间可能出现错误,试错是这个行业发展的正常过程。如果能把5年、10年后都算得清清楚楚,很可能这个行业本身并没有什么活力,也有可能,它所采用的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因此,新基建不应该成为政府的短期刺激工具。

新基建前程远大,真正要把新基建搞好还是要遵循产业的规律。新基建和过去老基建有很大的区别,关键要靠企业自主决策,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而政府的工作重点应该是促进和维护公平竞争,提高监管水平,提高有效信息服务。新基建也不应该接受特殊的产业政策补贴。经验告诉我们,拿补贴、吃偏饭,这样会导致新的不公平竞争。

公司名称:上海鹏豫实业有限公司